墨银栎

是个文笔差的一笔的萌新写手

诶?!什么这是亚禄吗是亚禄吧!?【胡乱分析】(av1691526  17分30秒处)

巧克力

北欧夫妇真好吃吸溜
————————————————
布伦希尔德在厨房里一整天了
没有人知道她在做什么,连某个橙发的御主也不知道
似乎是从齐格鲁德从召唤阵里走出来的时候她就很异常了,经常悄悄地躲在墙角看着他,有时候齐格鲁德看见她了也会立马逃跑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御主实在是很纳闷
她捉住了可靠的后辈,想从她口中问出点什么线索来,得到的却是一样的结论
“布伦希尔德小姐吗?这些天我都没怎么见过她呢”

这就是为什么橙毛女子行踪可疑的原因了
保持着“只想知道绝对不会再进一步”的心态,某藤丸姓女子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好奇心,跟着那位北欧女武神进入了厨房

是在做……巧克力吗?御主有些怀疑似的睁大了眼睛,似乎明白了最近她的异常
不过最近也没有情人节之类的节日啊?
在看着女武神失败了十几次之后终于做出了巧克力的藤丸比女武神还要激动
直到女武神和齐格飞同源的英雄相遇,她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提案,走路不看很危险”齐格鲁德扶住了和他相撞的布伦希尔德,待她站稳后扶了一下睿智的结晶,眼睛透过镜片看向了女武神手中的巧克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这个……”思考前后,布伦希尔德最终还是把手中的巧克力递了出去,随后脸放佛红的像苹果一般
看着袋子里爱心形状的巧克力,那位英雄马上就懂了,他笑着把爱人的发丝撩到耳后,用手轻抚她的脸颊,在她脸上落下一吻
“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们的爱日月可鉴,但是这份心意我就收下了”

藤丸立香觉得有点刺眼,于是她带上了墨镜

突然诈尸
——————————————————
“这里是……”
八重樱不知所措地这里
她脚下的是不知名的花,紫色的花随风摇曳煞是好看,发出淡淡的清香,一眼望不到边
自己或许是认得这花的,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樱就站在这里,但什么也没有发生,她决定朝着这个地方的某个方向走走,就像本来就没有别的地方似的,她走了许久也没走出去,更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只有花。
或许是觉得没有什么意义了,她停了下来,眼睛无意间瞟到了一个背影
一位白发的少女背对着她,她觉得这个背景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她是谁,少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稍微停顿了一下,向前方跑去,紫色的花因为这突如的追逐猛的摇晃起来
“不,请等等!”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口中喊着这么一句话,便跑起来,为什么要追上她?她其实也不知道,只是无端地觉得她很熟悉

“请等等!你是谁?”
八重樱终于抓住了白发少女,她气喘吁吁的拉着她的衣角,希望她能转过身来

花海突然不见了,变成了一片火海,大火熊熊燃烧,木制的房屋已经烧的不成样子,耳边传来孩子的哭泣声,妇人的呼喊声,所有人的求救声
而那位银发的少女背着像十字架的东西,一脸坚毅地与『自己』打了起来

最后是谁赢了?她已经知道了,她也不需要再知道了,她全都记起来了

“卡莲……”
泪像断了线似的流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向了卡莲,像撒娇的小女孩一样抱紧了她
“樱……这次,我不会离开你了……”
卡莲勉强的摆出一个笑容,用手轻抚着她的脸

“樱,你怎么了!”
八重樱忽地睁开了眼,眼前浮现出卡莲的焦急的面容。
她的脸上湿湿的,带着些许温热,她用手擦了擦,是眼泪,或许是卡莲的,或许是自己的。她带着歉意的笑起了身,摸了摸卡莲的头,卡莲的脸迅速涨红了
“没事的卡莲,昨天稍微有点累,对了,你是不是饿了?我马上去做饭。”
她依旧带着歉意的笑,想去厨房却被卡莲拦了下来
“我不饿,樱,你先去看看院子里。”
卡莲没等八重樱答应,便抓起了八重樱的手,急冲冲地把她拉去后院
“到底是什么这么急……”
“你去了就知道了!”
有时候,卡莲固执的就像个小女孩,从五百年前她就知道了

“这是……”
八重樱有些吃惊地看着后院,全都是紫色的花,与那时的梦境一模一样,微风轻轻地吹着花儿,像是生怕吹坏它似的
不过这回她记起来了花的名字
紫罗兰
“这都是你种的吗?怪不得每次我想去后院你都拦着我,原来是这个。”
八重樱轻笑起来,眼睛里闪烁着温柔的光
她记起来了,紫罗兰的花语
『永恒的美与爱』

—————————————————————
前后不搭写的什么玩意儿【指指点点】

我和我朋友的讨论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夏日祭

我tm吹爆藻巫!
文风跳跃!
巫女小姐姐和藻哥的性格我可能写崩了【抱头痛哭】
顺便巫女小姐姐没有名字写起来太麻烦,所以自己私设巫女小姐姐叫和子,尝试用她来代替来着……一点也不通顺!

他是玉藻前,是京都三大妖之一
对于人类,他从来不屑一顾,那样弱小的躯体,那样不堪一击的灵魂,他甚至连想杀死他们的欲望都没有

蝉儿打着鸣,天燥热的不行
一阵笛声传来,将燥热驱的一干二净,他寻着这笛声找,瞧见了站在那神社里的她

他原本是想去瞧瞧葛叶的孩子的,谁知偏偏遇见了那个巫女

他当时不知抽了什么疯,脑子一热,化成了他的原型,狐狸

他走过去咬咬她的绯袴,巫女睁开了那双好看的眼睛,一下惊喜地抱住了他

从此以后,他就在神社里住下了,他妖力隐藏的很好,那些麻烦的阴阳师没有找过来,每天在神社里晒晒太阳,看看那巫女,日子倒也过的清闲

他抬眼看看那已经睡着了的巫女,化为了人形

趁这一段时间写封信给葛叶吧,毕竟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样了

身后传来一声“框”的木盆掉下来的声音
哎呀,被发现了

“所以说?你其实是妖怪?”
银铃般的声音好听极了

“你不怕我吃了你?”
玉藻巫似笑非笑地说

“你要是想吃我……”
她抱起了木盆
“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他一怔,随后笑笑
“说的也是。”
玉藻前站起身,走到和子面前,轻轻挑起她的脸
“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可不舍得杀。”
他看到了和子的脸意料之中的熟透了

“大狐狸!听说明天山下要举办夏日祭了,你去过吗!”
和子摸着玉藻前的尾巴,好奇地看着他
自从他将自己的尾巴给和子看过后,他的尾巴打那天起就收不回去了

“夏日祭……”
他眯了眯眼,像是回忆什么久远的事一般
记忆中是去过几次的,可那对于从前的玉藻前来说那玩意儿还没有戏弄人类有趣

“去过,还有叫我阿玉,你想去?”
他挑眉看看那巫女,断定她肯定是想去的

“是想去来着……不过太麻烦你了吧……”
她像只泄了气的皮球

“噗……还有什么是能难倒我玉藻前的?行了,明天我们去挑两件浴衣,看你这小脑袋瓜,在这神社待的,都待傻了。”
他轻笑,拿扇子敲了敲她的头

“真的吗?太好了!最喜欢阿玉了!”
她一下站起来,俯下身子往玉藻前脸上亲了一口

“我先去做饭了!阿玉可不要忘记了明天的事啊!”
她兴奋地蹦着,差点摔一跤

玉藻前呆坐在神社的阶梯上,摸了摸刚刚巫女亲的地方
“她刚刚……是不是干了什么?”

“走吧走吧!快点嘛!哎呀,真是的,太慢了啦!”
和子催促着玉藻前,一会儿又抱怨他准备时间太久了

“你急什么?现在还早着呢。”
玉藻前慢慢悠悠地从里面走出来,俊俏的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唔……你这样还挺好看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说什么?”
玉藻前装作没听到的样子,他怎么可能听不到,他就是想逗逗她而已

“没……没有啦!你听错了啦!快走啦!”
和子迅速涨红了脸,转移话题似的拉着玉藻前的衣袖往下走

“到了到了!你看!”
她兴奋的摇着玉藻前的袖子,差点没让玉藻前摔个趔趄

“至于这么兴奋吗……”
玉藻前在心里想着,觉得她未免太兴奋了些

“阿玉!你看!”
她手中拿着一个狐狸样式的面具,大声叫着玉藻前,显得很是高兴
“你的品味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他付了钱,将面具戴在了她的头上,不得不说,这姑娘的确好看
“喂!我品味一直很好的!”
和子佯装生气的样子掐了他一把
“是是是,给你苹果糖吃,赔罪行了吧。”

他把苹果糖塞给她,看她满意的样子,脸上也浮出一丝笑意
“那还差不多,哼,对了,你不吃吗?”
她疑惑地看着他,确认没有第二根后才说道
他撇撇嘴,用手弹了弹她的脑门
“我不喜欢吃甜的,还是你吃吧。”
“好吧,不吃就不吃,这糖还挺好吃的。”
她看了玉藻前一眼,低头啃起苹果糖来

“牵紧我的手。”
“啊?”
她显然没反应过来
“我说,牵紧我的手,人多容易走散。”
他颇为无奈地说
“啊,哦。”
玉藻前的手覆上了她的手,跟他想象中的一样柔软

“啊,你看。”
原本脸色涨红的巫女听到玉藻前的话抬了起了头
“是烟花!”
她兴奋的看着在天空上绽放的烟花,色彩倒映在了她的眼中
他温柔地看着巫女
这烟花
也不及你美啊

【我觉得不行,我觉得很短】

突然的脑洞

這個腦洞源于我的一個梦,我梦到我在看爱因斯坦的本子嘛,然後愛因斯坦湊到我面前問我在看什麼,我就不說,然後我過了很久,說:你的本子,然后她的表情就凝固了,所以就写了这个

“你在看什麼?”
愛因斯坦將目光放在捧著手機一臉傻笑的特斯拉身上

“沒什麼!”
查覺到那個藍毛雞窩頭在看著自己,像是掩饰什么似的,把手機藏在自己的身後,却不小心把手機掉在了地上

“我看看。”
特斯拉原本想撿起來的,愛因斯坦却眼疾手快地撿起來了

随着愛因斯坦手指的上下翻動,她的臉色越来越差
特斯拉已经開始考慮遗书的事了

“特斯拉博士,下次请不要看這种東西了。”
愛因斯坦黑著臉把手機還給了特斯拉

于是愛因斯坦一個星期沒有跟特斯拉說話

事實上特斯拉很想把普朗克也拱出去,讓她也尝尝被愛因斯坦冷落的滋味

不過考慮到普朗克的愛因斯坦的本子數量,她决定還是算了

【短极了】

月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森么,产文?先放一边!】

保底圣遗物嘻嘻嘻【虽然我没有雪地】

小号玩樱回的时候……截到了卡莲的胖次
顺便抽到了卡莲真开心!

来吧,我不畏惧
分为1到6,得票最高的我就写【很膨胀】
当时截的时候不要紧,现在一看6,哇,不要太合适